返回列表 發帖

柏遼茲《幻想交響曲》

《幻想交響曲》(一個藝術家生涯中的插曲)

《幻想交響曲》實際上是作者的自傳體式交響曲,也是作者愛情生活中某些複雜的思想感情在藝術上的再現。音樂描述一個神經衰弱而精神狂熱、富於想像力的青年音樂家,在失戀時服毒自殺,但因藥量不足,昏迷中進入了一個光怪陸離的幻境:他因妒嫉殺死了戀人,被處以死刑。這部交響曲由《夢幻、熱情》、《舞會》、《田野景色》、《赴刑進行曲》和《妖魔夜宴的夢》五個樂章組成,每個樂章作者自擬了標題和簡略的題解。這五個情緒和特性各不相同的樂章,又以一段象徵戀人的“固定樂思”為統一的基本主題。隨情節的發展,“固定樂思”也作了種種變化。

第一樂章“夢幻、熱情”單主題奏鳴曲式。引子,廣板,單三部曲式。旋律先由加弱音器的第一小提琴奏出,像回憶,又像思索。音調溫柔、精緻、純真,但不免抑鬱之感。

經過呈示部後,音樂進入主部主題。這個旋律是由小提琴演奏,長笛助奏,顯得特別親切、抒情。隨後,音樂進入副部。副部主題比較短小,但很突出、有力,開始時同主部主題非常接近,只是比前段還要熱情和激動。

展開部是主部與副部材料構成的三次起伏,並掀起三次高潮,再現部為本樂章的最高潮。由樂隊演奏的主部主題像火一樣熱情激動,結尾音樂逐漸沉靜了下來。



第二樂章“舞會”複三部曲式。引子由弦樂的弱奏震音開始,並伴有兩架豎琴撥彈的華麗而帶有裝飾性的琶音,渲染出舞會的豪華與隆重。隨後是一首節奏輕盈,旋律優美、典雅的圓舞曲主題,整段音樂十分細膩而又輕巧、柔和,並以其明朗、流暢、飄逸的進行而引人入勝。

中部是“固定樂思”,先由長笛和雙簧管重複一遍,仿佛在舞會上又見到戀人的身影。再現部是圓舞曲的再現,音樂顯得更加熱烈、華麗。結尾又出現戀人主題,它是由單簧管獨奏,似乎是主人公對遙遠戀人的隱隱思念。

第三樂章“田野景色”複三部曲式。引子以英國管和雙簧管的呼應來模仿民間牧歌的二重唱。仿佛一對情人沉浸在美麗的大自然中。隨後,由小提琴與長笛奏出清澈、明朗、寧靜的主部主題,表現了純樸的田園風光及主人公的神態與心情。

中部音樂加上了小提琴不安的音型,當這個田園主題重新在低音區出現時,曲調已帶上了陰暗、焦躁不安的色彩。當代表情人主題由長笛和雙簧管吹出時,主人公的心縮緊了,他顯得心神惶惑,激動不安。樂隊奏出的一系列的不協和和絃,再使這種情緒達到了頂點。隨著音階的下行,刻畫了主人公痛苦的精疲力竭的倦態。再現部音樂又恢復了原有的寧靜,單簧管重又吹奏出牧歌的曲調,最後,用定音鼓的滾奏表現遠方的雷鳴,暗示甜蜜的愛情已消逝,生活中的風暴即將到來。



第四樂章“赴刑進行曲”複三部曲式。這是一段陰森恐怖的進行曲。引子以定音鼓低沉的音響加上弦樂均勻的撥奏和圓號朦朧的自遠而近的音調造成陰森氣氛,接著大提琴和低音提琴奏出冷酷的主部主題。在這裏,直線下行的小調旋律,更增加了恐怖的氣氛。

中部引出一個莊嚴、輝煌的進行曲,它是由全部管樂組演奏,給人喧囂、嘈雜的印象。

再現部樂隊以最強的力度全奏第一主題,隨後引入情人主題,直接進入尾聲。結尾當音樂達到高潮時,在單簧管上又出現了戀人主題(固定樂思),仿佛是主人公臨刑前對愛人的最後眷戀,但這個樂思很快被整個樂隊猛然一擊所打斷。最後,管樂器上的一系列強有力和絃,定音鼓、小鼓的威武敲打,宣佈了死刑的執行。



第五樂章“妖魔夜宴的夢”自由曲式。由引子和三個部分組成。第一部分開始是中世紀教堂安魂彌撒中的一支歌調《憤怒的日子》死亡主題。

中部是魔鬼的輪舞,這個舞蹈快速而怪誕。

結尾,魔鬼的輪舞在這裏得到進一步的發展,與安魂主題交織在一起,樂隊以極強的全奏表現了群魔亂舞的情景,最後音樂在狂熱急速的喧囂聲中結束。

返回列表